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主角庄嵘景泱月龙暮雪掌前尘(主角庄嵘景泱) 庄嵘景泱结局无删节

时间:2019-04-10 19:07:56编辑:丁帥希

小说《掌前尘》讲述庄嵘景泱之间的故事,庄嵘景泱为主角的小说叫《掌前尘》,掌前尘小说剧情扣人心弦,沈博绝丽,内容精彩,为您提供掌前尘小说,男女主角是庄嵘景泱小说名称是《掌前尘》,该小说内容新颖,情节扣人心弦,十全十美,强势推荐,...

掌前尘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掌前尘》在线阅读

《掌前尘》 第八章 童灵缘(下) 免费试读

庄嵘的脸瞬间苍白,他不敢看景泱,虽然不意外他能猜到,可是他一点都不想让景泱知道他们的前世过往,因为他除了亏欠妺喜的情,还把对妺喜的愧疚都带到了今生,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能渐渐想起前世的景泱。

景泱见他沉默着脸不回答,以为他只是尴尬自己知道他们前世是情侣,便索性坐在他身边捧着他的脸不顾刚刚被打的伤痕,使劲地揉了一番,见他微微忍痛又讶异着双目,才认真道:"老庄,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,我也不管我们前世发生过什么,这辈子你那爱妾琬儿一直害我,你都要给我搞定她,既然她对你念念不忘,你们之间肯定有什么不可描述的经历。"

庄嵘定定凝眸看他,大概是想不到景泱能有如此豁达的心境。

景泱被他盯久了想起刚刚被他强吻的情形,倒是有点失神,忙放开他,眨眨眼道:"都是男的又不吃亏,咱俩之前还睡一起呢,能有什么无法想象的后果。"看着庄嵘黯然的神色,又心有愧疚,"你那脸还疼吗?要不要冰敷一下?"

庄嵘摇摇头,"没事,只是你要是想真正做人,就不能做阴阳不和谐的事情。"

"我郑板桥的那个前世不也做了很多阴阳不和谐的事情,现在不也一样走过来了?只要心态不受影响,肉体就算做了阴阳不和谐的事情,也不行?"

一旦岔开了话题,就仿佛走出了景泱知道自己是妺喜的恐惧,庄嵘脸色即刻凝肃起来,"你怎么会有这种思想,是不是你觉得你要是你杀了人也说自己心态不受影响,就可以继续为所欲为?"

景泱怔然道:"不是啊这什么跟什么?你怎么扯到别的去了!"

"都是一样的道理,没有心念就不会有所行动,你能分得清是否是心之所趋吗?"

"既然你懂那么多大道理,那我问你,你刚刚亲我,难道就不是在做阴阳不和谐的事?你还冲着我叫妺儿,难道又分得清我是谁了?"庄嵘蓦地怔住,只闻景泱续道,"你刚刚那一下,你打算怎么还给我?是不是也要留到下辈子我再跟你讨回来?"

竟然学以致用还举一反三,还被他扯回了妺儿的话题,庄嵘目光突然深邃,语气也柔和了下来,"看来师父将你托付给我,也是要磨练我的心性,原来你的智慧一直都在我之上。"

景泱一时不明就里、不知所言,"扯太远了,你赶紧感应一下你爱妾的位置收拾她,帮我把我的猫找回来。"

庄嵘喟然,"我找不到她了。"

"那我怎么办!"景泱急得就要跳起来。

"我会想办法保住你的,我会求我师父帮忙的。"

景泱静默了半晌,才静静地、定定地看着他,"等猫娃娃找回来了我会努力修行,尽量不再麻烦你。"

"这不是麻烦,你我一起,也是我们修行的必经之路。"

庄嵘走出卧室打坐,景泱见他眉头深锁,知道他定然也在苦恼猫娃娃的事,虽然还是让他避开了前世的问题,可是既然他不肯说,自然有他的道理。

过了好一段时间,景泱才看了看手机时间,快到他和薛迎约饭的时间,他正准备开口的时候,庄嵘在蒲团上站了起身。

"我跟你一起去。"

景泱瞠然,"不是,你还有心情吃饭,我才准备跟他说我不去了。"

"去,上面给了些感应我,我们应该去。"

两人并肩走着,景泱心情沉重,反而庄嵘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,景泱趁着夜景的灯光侧头看看他神色浅淡的脸,还是有点肿。

"你这个脸,待会要怎么解释,说我对你家暴?"

庄嵘轻笑了下,"那我就这么解释。"

只是当他们进入餐厅看到薛迎旁边坐着的是李惜的时候,庄嵘不禁愣了下。

李惜也颇为吃惊,"庄大师,原来你是薛迎的朋友?"

景泱和薛迎对了对眼,"老庄,你客户?"

薛迎见庄嵘的脸有点红肿,不禁关心地问,"你的脸是怎么了?"

庄嵘无奈地用眼神指了指景泱,"被他家暴了。"

闻得轻描淡写的回答,不仅景泱愣了愣,薛迎和李惜都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入座后,庄嵘才慢慢道来,"今天早上我去医院就是去看李小姐的丈夫。"

景泱看了李惜两秒,才有点恍然,拉了拉庄嵘衣服小声问,"那天那个黄鼬?"

庄嵘微微点头,"没想到大家都认识。"

薛迎面露惊奇,"说起来上次我被东西附身,好像也是你家老庄给处理掉的,那天我莫名其妙躺在你们家门外,我自己都吓了一跳。"

庄嵘瞥着景泱,"那天我还没说你,把你家老薛一个人丢在路边就不管了。"

"那天我那么伤心那么难过,我哪管得了那么多?"

服务员送来水和餐牌后,李惜看了看景泱,不禁疑惑地问庄嵘,"庄大师说座下神兽转世的朋友,就是他吗?"

"座下神兽?"景泱怔怔地看着庄嵘。

庄嵘面色淡静,"不是,说的不是你。"

景泱稍稍舒了一口气,以为又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,"你还有座下神兽转世的朋友?是怎么样的?"

"以后再跟你说。"庄嵘视线转向李惜,"林先生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"

李惜面上的情绪又黯然了下来,"怕是要一直呆在医院里了,他现在偶尔会失去意识。"

"他应该是被他师父召回去呆了会,等你身上的黄鼬一解决,他就会真正离开了。"

看着庄嵘一本正经地讲着灵异范畴的事,薛迎讶异地打量着李惜,"你身上有黄鼬?"

"那我身上的黄鼬要是不走,承然就不会走了是吗?"

"到了一定气数,黄鼬也还是会自动离开的。"

李惜垂下眼,眼泪几近欲出,薛迎见状忙拿出纸巾给她,"如果是命中注定,你只能靠自己熬过来了。"

庄嵘再定眼看向薛迎,似乎从他身上看出些有趣的走向,只是天机不能一语道破,他喝了口水抿了抿嘴,想起以景泱的灵性,随时都能想起前世,情绪不禁低落了些,基本上只听景泱和薛迎聊天。

室内幽幽紫檀香了若无痕,景泱看向沉着脸的庄嵘,从餐厅回到家他的脸色就愈发沉郁,周遭空气也凝结般死寂,时间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,景泱眼里开始闪烁着慌乱。

"老庄,我会死吗?"

听得他飘忽苍白的语气,庄嵘心里揪了一下,他抬手运起掌中的火光,眸中不断闪现出幽微火光。

"老庄,你法力再高,修为再深,都无法保全我这半人半鬼的元神的。"

庄嵘拉过景泱的手腕与他对掌,景泱感觉掌中一团暖流渐渐从掌心流入手臂渗入心脏,甚至感觉到全身都暖了起来,庄嵘松开他,景泱看着他的掌心,也如庄嵘的一样有一小团火光,正当他觉得神奇的时候,下一秒,眼前一黑。

"怎么回事?停电了吗?怎么那么黑?"

庄嵘心中骤然一紧,稳住他的手臂,"别担心,你暂时看不到了,等我想到办法,我会让你做个正常人。"

景泱面上划过了无奈,他颤颤地问,"所以就算没有了猫娃娃,我也依旧看不到晚上十点后的世界吗?"

"这种情况不会太久,我会想办法的。"

"你的师父难道也没有给你暗示吗?"

"没有,他没有理我,这个事情还需要我自己想办法解决。"

"能有什么办法?我现在眼睛看不到更麻烦,还不如直接让我死。"

虽然景泱表现得很淡然,可是庄嵘眼底却闪瞬而过了难过,"既然太上老君把你托付给我,我不会让你死的。"说完就扶着景泱进房让他坐在床上,"别想太多,早点睡吧。"

景泱摸索着躺下,却傻傻地笑了,"我第一次在晚上睡你的床。"

"你好好睡,有事喊我。"

"你去哪?"

"我去打坐看看师父在不在。"

大半个小时过去了,太上老君依旧没有给庄嵘任何信息,庄嵘完全没有办法,他看到角落被景泱砸碎的玉石,捡起来的一刹那,他又看到了他和景泱的前世。

似乎是一个格局简朴又不失大气的楼阁,烟缭雾绕之间,他看到桀双手负背,手里还握着一个物件,风掀起了几曾纱帐,他缓缓走近妺喜,本想温存片刻,只是妺喜眼角瞥到他,竟娇憨地别过脸。

"有了琬琰,还有心思来看我。"

妺喜的语气毫不掩饰醋意,让桀欢喜不得,从后面圈住她的脖子,把玉石放在她眼前扬了扬,见妺喜眼前一亮,桀得意地亲了一下她的脸颊,"喜欢就送给你,她们两个都没有。"

妺喜高兴地接过,高傲得一侧目也是醉人风情,"要是被我发现你把更珍贵的东西送给她们,我就把这个摔烂!"

桀捏了捏她的鼻子,"你这个脾气该改改了,你瞧琬琰二人多温婉贤淑。"

妺喜眸光微寒,冷傲地哼了声,"我就是我,为什么要改?"

桀无奈笑笑,"不过现在除了这个玉石,也没有更珍贵的东西了。"

"当然还有!"

"是什么?"

"你的心啊!"

庄嵘心中钝痛,他回到卧室把玉石放回床头柜上,看着景泱熟睡的脸,伸手想去摸他的脸,理智却让他的手停在半空顷刻,又慢慢收回。

"没想到这个玉石真的被你摔了两次,你从天上下来指引我,我却丝毫没有察觉,还那么伤害你的心,还要连累你陪我经历这一世的因果。"

视线不觉模糊了起来,庄嵘还是没忍住抬手去触碰他的脸,"你的师父一直都不肯出现,一定是希望我能在这辈子还清欠你的债,可是我到底要怎么还,才能还得清……"

景泱侧了个身把庄嵘的手拨开,口中还呢喃着,"师父别吵弟子……弟子还要再睡会,下午再陪师父去湘山讲佛法……"

庄嵘手一抖,想把手收回来的时候,景泱却突然又揽过他的手臂,以猫的姿态撒娇似的用额头蹭了蹭,"师父不要让弟子下去做人了,做人好苦……"

见他眼角渗出了眼泪,庄嵘心里一酸,随他蹭着手臂,替他盖紧被子,不觉有些疲乏,躺在他身边也睡过去了。

景泱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怀里抱着一个大物件,仿佛四肢在擒住一个猎物似的,他一个震动就松开怀里的人,并且靠着感觉去摸那人的身体。

因景泱的力度过大而把庄嵘愣是给摸醒了,庄嵘半睁着眼瞅着他,"你这一大早的在我身上摸什么?"

顿住了手上的动作,景泱愣了愣,"我眼睛看不到,不知道我抱着的是什么。"

庄嵘睡意顿无,"这床上除了我还能有谁?还有你的睡姿太霸道了,今晚要么你睡沙发要么我睡沙发吧。"

景泱搔搔头,"那你随便给我找个瓶瓶罐罐,晚上我钻进去好了。"

"最好还是把你的猫找回来,里面有你师父的护法。"

闻言,景泱讶异地追问,"我师父?我还有师父?我师父是谁啊?"

知道自己说漏嘴,庄嵘本来已经没打算隐瞒,只是景泱的手机突然震动,庄嵘拿起来一看,是薛迎的来电,他递给景泱,"你的电话,你家老薛打来的。"

"我看不到,你帮我接。"

庄嵘无奈地接通了,"你好,我是庄嵘,景泱他……"

"大师,我就是要找你!"

庄嵘怔了下,"出什么事了?"

"是李惜,她现在情况有点严重……"

庄嵘放下手机急匆匆地换衣服,"李惜那边出问题了,我去去就回来。"

"又是医院?"

"你眼睛看不见哪里都去不了。"

景泱侧耳听到庄嵘在快速地洗漱,"老庄,那你不在,你那个爱妾再来搞我怎么办?你就不能带上我?"

庄嵘刷完牙洗了把脸,看了看屋内的容器和饰物,他拿起一串念珠,走到景泱面前,"这串念珠我每天都在加持,你在里面呆着可以增加你的修行。"

景泱应了一声,庄嵘就施法让他飘进念珠,串在手上才安心出门。

庄嵘赶到医院的时候,薛迎焦急地已经站在门口等他,一见庄嵘,就马上带他去病房。

"大师,李惜的父母都在,你待会如果要作法我帮你引开他们。"

"不用了,应该用不着。"

来到李惜的病房,她父母见到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,尚未开口,薛迎就帮忙解释了,"这位是阿惜的小学同学,过来看看她。"

李惜的爸妈点点头,目光还是注视着病床上昏迷虚弱的女儿,上了呼吸机,庄嵘看得出来李惜为了挽回林承然的性命对黄鼬做了点手脚,薛迎见他眉峰攒聚便让李惜的爸妈先去外面的花园休息,这里由他们来照看。

送走了她父母,薛迎急忙回来,"怎么样?到底是什么情况?"

庄嵘喟然,"她好像是找了会邪术的人,利用自己的阳气给黄鼬续命,可是一点用都没有,黄鼬是吸收不了的,那个搞邪术的人应该转走了李小姐的阳气。"

"什么?"薛迎怔愣,"她为什么要给黄鼬续命而不是承然?"

"因为她无法改变林先生的气数,只要她身后的黄鼬气数一尽,林先生就会回到天上。"

"那现在怎么办?"

"我现在只有和这个黄鼬聊聊,看他能不能自己离开,然后就是让林先生过来让她看看他最后一面了。"

薛迎眉色黯然地看着病床上的李惜,"希望她能熬过来。"

过了大概十来分钟,林承然像是回光返照似的来到李惜的病房,在他握住李惜的手的时候,她就醒过来了,摘下氧气管,李惜惊喜地红着眼眶。

"承然?你终于好了……"

林承然微微含笑,"你也要赶紧好起来,不要再为我做傻事了。"

"嗯……"

李惜带着泪痕又重重睡了过去,林承然缓缓地和庄嵘走出病房,他的身体渐渐变成透明,深重地对庄嵘道谢,在他身边出现了两个天兵准备带他走的时候,他忽然回过头看着庄嵘的身侧,笑得慈爱。

"小狮子,我要先回去了,我在天上等你。"

庄嵘双眼一定,朝林承然看向自己的身边,仿佛真的能看见景泱前身的原型,他神情凝重地把视线回到林承然,只见他已经被天兵带走了。

耳边护士急促的话回荡长廊,"快通知林承然家属,病人已经死亡。"

庄嵘看着一脸沉痛哀伤的薛迎,抓了抓他的肩,"以后对李惜好点。"

掌前尘

掌前尘

作者:月龙暮雪类型:耽美状态:已完结

个人看法,小说剧情不错,尤其是后面。虽然开头老套了点,但是有时却能很好吸引人,小说文笔前期比较乱,可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