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重生

更新时间:2019-10-29 20:01:31

弃女谋妃医天下 连载中

弃女谋妃医天下

来源:姜云姝东楼懿 作者:华夜听风分类:重生主角:姜云姝东楼懿

《弃女谋妃医天下》小说男女主是姜云姝东楼懿,这里提供弃女谋妃医天下小说章节,《弃女谋妃医天下》是由华夜听风的重生,弃女谋妃医天下,行云流水 ,拍案叫绝 ,强势推荐,该小说字斟句酌,韵味无穷,形象鲜活 ,《弃女谋妃医天下》主要讲述了姜云姝东楼懿的爱情故事,......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根据前世的记忆,姜云姝知道,现在赶去风淮河已经晚了,索性不如将功补过,做一盏漂亮的花灯,让众人大开眼界,从而引得老太君的重视,成功在白家站稳脚跟。

只要熬到两年后,父亲会在边防军医院立下军功,凯旋而归,到那时,她就不必再忌惮白家任何人。但是现在,她必须拉拢外祖母这一靠山。所以今夜的祭祀是最关键的一战。

当姜云姝和白倾柔将蜡烛放进花灯,做完最后一道步骤时,只见老太君身边伺候的雪婆,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。

一看她们还坐在桌边赶制花灯,她急得一拍大腿,“天杀的啊!风淮河那边人都到齐了,你们还在做花灯,快别磨蹭了,老太君已经急得叫老奴来催人了!”

“马上马上。”白倾柔恭敬地笑道,然后赶忙去拿她自己的花灯,不敢丝毫怠慢。

雪婆是老太君跟前的老人,和老太君一起长大,可谓情同姐妹,白府无人不敬重她。

姜云姝将花灯装进匣子里,然后和白倾柔、雪婆一同前往风淮河。

走到白府大门前,三人正欲上马车的时候,雪婆忽然难受地咳嗽了一声。

姜云姝听见咳嗽声,回头便看了一眼,不曾想看过去以后,整个人当场就僵住了!

只见雪婆的五脏六腑,血淋淋的、红腥腥的,如被人剖腹般,赫然展现在她眼前!

她脸色霎时一白,差点从马车上摔下来,还好眼疾手快一把拉住缰绳,这才稳住身子,再回头过去看时,雪婆又突然变回了正常的样子。

“姜姑娘,你看什么呢?还不快上马车去?”雪婆忍不住催道,见她神色异常地盯着自己的肚子,也跟着看了一眼,可并没有发现有什么。

真是奇了怪了。姜云姝揉了揉眼睛,以为自己眼花了,没有多想,立刻钻进了车厢。

盛国的上元节有个风俗,无论是名门望族,还是寒门贫农,都会到河边去放花灯、烧纸钱、上祭品,用以祭祀先祖,并祈求家族旺盛,来年平顺。为了讨个好彩头,还会在花灯中选一位做花灯魁首。

因为闺阁女子也会参加,所以有头有脸的家族都会让家丁守在附近,不让外人靠近。

当姜云姝走下马车赶到河边时,和她预料的场景一样,河面布满了五光十色的花灯,纸钱和祭品都已经供奉结束,白家长辈们的花灯也都放完,就只剩小辈们的花灯还在手里了。

她走过来,正好赶上白家几位小姐放花灯。

此时,队伍最中间,是一身缟素的白家老太君,头发花白,慈眉善目,喜欢礼佛,周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檀香,此刻正养尊处优地被二人搀扶着。

二人分别是白家掌事的大夫人康玉梅,衣着白色绸缎,脸上没有肉,加之眼窝深邃,显得凌厉刻薄,另一位则是她的夫君,白府大老爷,由于长期从商,骨子里透着一股老奸巨猾。

在大夫人身边,分别站着三个沉鱼落雁的闺阁女儿。

最靠近康玉梅的是大小姐,穿着一身雪色长裙,裙摆拖地,柳腰不盈一握,头上插着一朵菊花,在河边花灯映衬下,显得那么洁白无瑕,楚楚无辜。

由于她才情美貌并重,府里人将她视为白府的希望,暗中有意将她培养成未来的皇后。

而她就是姜云姝此生最大的敌人,白画兰!

姜云姝一双眼紧紧盯着她,袖中五指捏得“咯吱”作响,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她千刀万剐、生吞活剥了!

前世,她真是猪油蒙了心,才会被这么一朵白莲花欺骗,害得家破人亡、惨死乱葬岗!

她闭上眼,拼命压制住自己内心翻涌的仇恨,她要冷静,这一世不能再被这个**牵着鼻子走了。

看到姜云姝迟到,站在白画兰身旁的白心兰嗤笑了一声。白心兰是白府的四小姐,因为是大夫人嫡出的二女儿,所以站在姐姐白画兰身边。

她相貌姣美,下巴微扬,鼻孔朝天,一副目中无人的嚣张模样,脸上尽是幸灾乐祸,今夜姜云姝之所以会迟到,全是败她所赐。

姜云姝心中冷笑,白心兰,你得意不了多久的。

站在队伍最后的是三小姐白蕊,她相貌清秀,脸色却过分白皙。本来是大老爷房里的庶女,没有资格参加今夜的祭祀,可因为身子骨从小就不好,所以被老太君养在身边,地位就比寻常庶女高了许多,才破格出现在风淮河。

三位小姐的对面,则是二小姐白锦兰,她性子特别,相貌英气,双手环抱于胸,一身打扮似男儿,由于是二老爷家的嫡女,比较受宠,也没人置喙。她不喜欢女儿家的勾心斗角,所以离她们很远。

虽然今夜是白府人的祭祀,然而今夜的主角却不是白家的人,而是一位非常重要的大人物。

依照前世的记忆,姜云姝的目光,缓缓投向老太君的左上侧。

在这个朝代,男尊女卑,左上右下,此人能够站在老太君的左上侧,可见白府最尊贵的老太君,也得位居此人之下。

清朗的月色下,夜风阵阵,吹起他的三千青丝,一瞬之间,仿佛四周都变得仙气缭绕了。

风淮河畔,他一袭宽大的月牙银袍,面如冠玉,唇若抹朱,身上自带一股强势的王者贵气,眉宇间清冷疏离,拒人于千里之外,明明一句话也没有说,一个笑容都没有,却让整个白府的女眷们都移不开眼。

姜云姝认识他,他就是东楼懿最大的政敌,盛国最得宠的太子,在前世被她父亲和东楼懿联手扳倒,要不是父亲借用了夜光杯的能力,他才应该是前世未来的君王!

因为刚回国,皇上让他在各城多走走,了解一下各地的风土人情,最近他刚好到青州,所以就被白家奉为上宾,邀请到了风淮河观看祭祀。

这一世……他或许有用。

感觉到一道耐人寻味的目光投向自己,东楼池月便循着看了过去,一双凤眸无悲无喜,只看了她一眼,便清冷地收回了视线。

一个黄毛丫头,没趣。

黑暗中,姜云姝狡黠地勾起唇角,并未收回自己的目光。

她重活一世,脑子活络了许多,短短时间就给自己定了目标。目前先要报复白画兰,同时对他徐徐图之,获取靠山,才有机会接近她最终的敌人,东楼懿。

等了大半个时辰,白倾柔和姜云姝才姗姗来迟,大夫人康玉梅柳眉横蹙,板着脸斥责道:“说好酉时三刻到这儿,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?戌时了!你们姜家人眼里还有没有白府的规矩?”

看到姜云姝母女被骂,罪魁祸首白心兰奸诈一笑,兴奋地右眼角一跳一跳,心里全是恶作剧的变态喜悦。

活该!

谁让她那么不禁吓!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